一份因“装订不规范”而被拒收的案卷

来源:云南网    作者:ad21    人气:    发布时间:2018-12-05    
     近日,接到河北省衡水市桃城区居民马献忠反映,衡水市桃城区人民检察院批捕科科长谢玉华、案管科科长赵娅云,充当黑恶势力的保护伞,有法不依、有案不办、违背法律尊严,严重侵犯了本人的合法权益。一起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涉嫌诈骗犯罪的刑事案件,在衡水市桃城区公安分局侦查终结,向桃城区检察院数次移送审查起诉时,检方竟以“案卷装订不规范”的相同理由再三拒绝受理,结果导致本案三年不能正常进入公诉程序。此举让涉嫌诈骗犯罪的三名嫌疑人在长达三年多的时间里逍遥法外。
 

 
     事情的起因来自于一起诈骗案件:

     2008年6月1 日,马献忠(1966年 男)与刘秀红(1965年,女)、王怀英(1947年,男)、乔秀青(1954年,女 )四人共同签订了一份《协议书》,约定每人投入资金22万余元,在桃城区北桥新街西侧一处旧鱼塘的周围,陆续建成多处库房,对外出租。《协议书》中明确规定,该项投资行为属于“共同投资,共同受益”。

    随着当地经济建设的迅速发展,他们当初投资建成的库房被政府列入拆迁范围。由于刘秀红、王怀英和乔秀清三人同为衡水市桃城区夏村一区村民,只有马献忠属于“村外人”。于是,刘秀红、王怀英和乔秀清等三人于2014年4月18日在对马献忠隐瞒实情下,将库房转卖给衡水胜茂房地产开发公司(以下简称“胜茂公司”),并获得1840万元补偿款。

     事后,刘秀红、王怀英和乔秀清等三人又伙同胜茂公司法人代表王书勇共同钩织骗局,让胜茂公司法人代表王书勇出据了一份“拆迁新桥北街西信用社北库房(原鱼塘)补偿款:171万元”的协议,落款日期提前到2014年4月15日,这份证明材料谎称拆迁库房仅获得补偿款171万元。从而隐瞒了实际拿到1840万元补偿款的事实。因此,马献忠实际仅分到了四人“均分”的42.4万元左右的补偿款,其余1669万元的补偿款则被刘秀红、王怀英和乔秀清等三人全部私分。

     由于胜茂公司董事长王书勇与刘秀红、王怀英和乔秀清等三人在拆迁库房面积问题上出现了分歧,致使王书勇一怒之下,将拆迁补偿款的实情告诉了马献忠,这场骗局终因内讧而“东窗事发”。

     2015年3月17日,马献忠以刘秀红、王怀英、乔秀青三人涉嫌诈骗犯罪,向桃城区公安分局报案,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后,三名犯罪嫌疑人相继承认了自己的诈骗事实。3月24日,刘秀红、王怀英、乔秀青三人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警方侦查终结后即向检察院移送了案件卷宗。

     案情大白后惩治的蹊跷:

     2015年4月22日,王怀英、刘秀红被桃城区检察院批准逮捕。随后三名嫌疑人相继被以种种莫名其妙的理由变更了强制拘押措施,先后脱离了警方的监管。

    2015年3月26日,乔秀青仅在被刑事拘留两天之后,就以“身体存在严重疾病”为由被取保候审, 5月14日,王怀英也办理了取保候审。最让人感到蹊跷的是,尽管刘秀红对自己的诈骗事实供认不讳,可6月19日,衡水市桃城区检察院竟然出据了衡桃检侦监撤强【2015】4号《衡水市桃城区人民检察院撤销强制措施通知书》,撤销对犯罪嫌疑人刘秀红的逮捕决定。当初是桃城区检察院经过案情审查后向刘秀红下达了逮捕决定书,但很快又撤消了对刘秀红的逮捕决定。不知为何原因?

     据马献忠介绍,案件在公安机关侦结后,仅仅是由王怀英和乔秀清分别向其退回了123万元的私分赃款,而刘秀红理应退回的174余万元私分赃款,不仅时至今日依然是分文未退,还由于桃城区检察院“巧立名目”的干扰,让其逃避掉被提起公诉、追究刑责的可能。
 
     阻碍起诉“搁浅”理由荒唐至极:

     2015年11月11日,桃城区公安分局将此案移送审查起诉至桃城区检察院,提请检察院对刘秀红、王怀英、乔秀青等三人进行公诉,依法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然而,桃城区检察院对警方的移送审查起诉却不予受理。

     据马献忠讲述,警方将案件向检察院案管科移送案件材料时,却遭到科长赵娅云的百般挑剔,并且态度强硬地拒绝收卷,理由是“案卷装订不规范”。之后,尽管警方对案卷先后进行了数次完善和修整后向检察院办理移交,却均被赵娅云以同样的理由拒收,结果导致案件至今不能正常进入公诉程序。赵娅云与3名犯罪嫌疑人是何关系,赵娅云违法办案亦或是赵娅云与犯罪嫌疑人之间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有什么利益往来,我们不得而知。

     警方办案人员曾私下坦言,桃城区公安分局自成立以来,从来没有一例因为 “案卷装订不规范”而遭受检察机关拒绝收卷的,这次却“一反常态”。桃城公安分局收到桃城区检察院两次均以“案卷装订不规范”为由拒不收卷的答复。犯罪嫌疑人刘秀红、王怀英、乔秀青三人的行为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六十六条之规定,涉嫌诈骗罪。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条之规定,理应审查起诉。

     在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情况下,赵娅云却肆无忌惮、违法办案,为犯罪嫌疑人开脱,免于刑事追究,非但不积极的合法合规的行使手中的司法权力,却充当起了犯罪嫌疑人的保护伞。严重侵犯了公民的合法权益,属于渎职犯罪。赵娅云身为检察机关工作人员,理应率先垂范,秉公办案,然而她却知法犯法,在权力和利益面前不坚持原则,造成目前“有案不办”的违法局面,不但严重损坏了检察机关的形象,更是对习总书记提出的“要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公正”的公然挑衅!我们殷切希望检查机关合法合规的行使手中的司法权力,严查严惩违法分子,切实保护老百姓的合法权益,以维护检察机关在群众心目中公正严明的形象!

    据了解, 马献忠将材料向最高人民检察院投诉,最高人民检察院已转交河北省人民检察院审查办理。

    我们将拭目以待,继续关注。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责任编辑:ad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