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被套路贷的辽宁高院枉法判决逼上绝路的企业家陈刚

来源:甘肃网    作者:ad21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1-22    
2019年1月。之后,辽宁高院又绕开沈阳,指定铁岭中院异地执行,全程用貌14日,辽宁宝立房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企业法人陈刚实名举报:辽宁黑恶势力王荣涛利用套路贷,暴力讨债,借1亿变10亿,导致企业破产。辽宁高院、最高院枉法保护高利套路贷,正在抢夺10.5亿元资产,向媒体请求舆论监督。

辽宁宝立房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企业法人陈刚称,2008年该企业因项目资金链断裂,被迫向沈阳市高利贷职业放贷人王荣涛借贷,对方用高利、砍头、滚利等套路贷方式,用低收高放、转单平账、虚假诉讼的手段,以全部真实出资仅5000余万元,在实际得到3亿余元后,见该公司已无油可榨,采取货车堵门逼债、威胁等手段无果后,王荣涛和碧桂园,称其在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有人”。辽宁高院仅凭一纸协议,下达(2015)辽民二初字第00016号判决书,判该公司再还对方2.2亿元。最高法院第二巡回法庭竟维持了枉法的判决似“合法”的程序拍卖、流拍后,裁定将该公司现值7.5亿元的资产给高利贷人王荣涛,由他再转给碧桂圆,王荣涛联合碧桂园申请强制执行。2019年1月4日,在辽宁高院的指令下,铁岭中院出动大批警力,将该公司三期项目办公室全部查封,强行将公司员工拖、抬,扔出大门,执行走7.5亿元资产。

依据辽宁宝立房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企业法人陈刚实名举报的材料和法律专家的论证意见书,媒体呼吁:社会各界对此案件应当引起高度重视,依法维护民营企业的合法权益。

法津专家论证意见书

委托人:辽宁宝立房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论证时间: 2016年8月28日 

论证地点:中国政法大学科研楼会议室

论证专家:

江平: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 中国政法大学前校长

杨立新:中国人民大学民商法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研究中心主任 最高人民检察院民事行政检察厅前厅长

崔建远: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 清华大学法学院民法研究中心主任 中国法学会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 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仲裁员 北京等仲裁委员会仲裁员

邱星美:中国政法大学民事诉讼法教授中国行为法学会执行行为研究会常务理事 中国民诉法学会理事

李显冬:中国政法大学民商法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 中国政法大学国土资源法律研究中心主任 国家检察官学院兼职教授 北京市行政复议委员会非常任委员
 
 本法律意见书依据委托人提供的以下材料作出:

2007年6月21日中国建设银行《电子汇划划(收)款补充报单》;

2007年6月22日《中国建设银行转账支票存根》3份;

2007年6月22日王荣涛出具的《收条》;

2007年7月27日宝立公司与王荣涛签订的《协议书》;

2007年7月30日沈阳市商业银行《进账单》2份;

2007年7月16日至8月12日账户流水;

2008年8月18日至9月8日账户流水;

2008年8月18日宝立公司与王荣涛签订的《协议》(140万元);

2008年8月18日虞有林出具的《还款说明》;

2008年11月4日宝立公司与王荣涛签订的《协议书》;

2008年11月11日、13日《转账支票签发使用登记簿》;

2008年11月13日王荣涛出具的《收条》;

2008年11月20日盛京银行《结算义务申请书》2份;

2008年12月12日至22日账户流水;

2008年12月18日宝立公司与王荣涛签订的《借款协议书》(430万元);

2009年2月18日宝立公司与王荣涛签订的《借款协议书》(550万元);

2009年2月18日至28日账户流水;

2009年4月19日宝立公司与王荣涛签订的《借款协议书》(630万元);

2009年4月19日宝立公司与王荣涛签订的《借款协议书》(700万元);

2009年4月21日至5月1曰账户流水;

2009年5月31日、6月4日、9日《转账支票签发使用登记簿》;

2009年6月5日至12日账户流水;

2009年6月10日宝立公司与王荣涛签订的《借款协议书》(450万元);

2009年6月19日宝立公司与王荣涛签订的《借款协议书》(700万元);

2009年6月29日宝立公司与王荣涛签订的《借款协议书》(370万元);

2009年6月29日《转账支票签发使用登记簿》;

2009年6月29日宝立公司与虞有林签订的《借款协议书》(1000万元);

2009年6月27曰至7月2曰账户流水;

2009年6月29日中信银行《汇划来账回单》;

2009年6月29日中国建设银行《进账单》2份;

2009年6月29日宝立公司收款收据(付款人为陈刚);

2009年6月30曰宝立公司出具的《收款收据》;

2009年7月4日宝立公司与王荣涛签订的《借款协议书》(220万元);

2009年8月4日王荣涛出具的《收款收据》;

2009年8月29日王荣涛出具的《收款收据》;

2009年9月29日至10月6日账户流水;

2009年11月23日至12月2日账户流水;

2009年12月2日中国建设银行电子汇划收款回单;

2009年12月2日宝立公司收款收据(付款人为王荣涛);

2009年12月2日宝立公司与王荣涛签订的《借款协议书》(540万元);

2009年12月6日宝立公司与王荣涛签订的《结算协议》;

2010年1月9日宝立公司与王荣涛签订的《借款协议书》(300万元)

2010年2月8日宝立公司与王荣涛签订的《借款协议书》(1600万元);

2010年2月8日宝立公司与虞有林签订的《借款协议书》(1200万元);

2010年2月8日中国工商银行《进账单》2份、宝立公司《收款收据》1份;

2010年2月4日至11日账户流水;

2010年2月10日宝立公司与王荣涛签订的《借款协议书》(1500万元);

宝立公司提供的《宝立公司与王荣涛借款协议中24、28、29号协议的情况说 明》;

2010年10月18日宝立公司与虞有林签订的《借款协议书》(1000万元);

2010年10月19日中国建设银行《进账单》4份;

2010年10月13日至23日账户流水;

2014年6月10日宝立公司与王荣涛签订的《借款协议书》(17590万元);

2014年6月10日宝立公司与王荣涛签订的《情况说明》;

2014年6月13曰宝立公司出具的《收款收据》(17590万元);

2014年6月8日至8月6日宝立公司出具的中国建设银行《转账支票》17份(共 17590万元);

2014年8月19曰宝立公司出具的《欠据》;

2014年9月30曰至10月21日宝立公司与王荣涛签订的《借款协议书》17份(共 17590万元);

2014年10月11日宝立公司出具的《欠条》;

2015年1月12日王荣涛《民事起诉状》、《原告证据目录》;

沈阳蓄新商贸有限公司出具的《情况说明》;

沈阳市天文出租汽车有限公司出具的《情况说明》;

沈阳市龙基佳业商贸有限公司出具的《情况说明》;

沈阳市沈北新区辉山经济开发区中轻新港石材经销部出具的《情况说明》;

沈阳荣顺达家具有限公司出具的《情况说明》;

沈阳越源广告传媒有限公司出具的《情况说明》;

《王荣涛汇款陈刚明细》;

“美好愿景”图示2份;

宝立公司一审提供的《证据目录》;

宝立公司二审提供的《证据目录》;

宝立公司出具的《宝立公司向王荣涛付款明细》;

宝立公司出具的《借款协议登记表》;

宝立公司提供的借款协议目录(共412份借款协议);

宝立公司提供的《宝立公司与王荣涛412份借款协议中对方真正转款的35份 协议明细》;

宝立公司提供的《宝立公司向王荣涛付款往来明细》;

宝立公司提供的《宝立公司付王荣涛房、车款往來明细》;

宝立公司提供的《王荣涛付宝立公司与本案相关款项明细》;

宝立公司提供的《宝立与王荣涛全部往来款项》;

宝立公司提供的《宝立与王荣涛全部借款协议目录》(总金额17590万元);

宝立公司提供的《借款协议登记表附表一》;

宝立公司提供的“汽车堵门”照片2张;

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庭审笔录》;

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5)辽民二初字第16号;

2015年9月9日宝立公司《民事上诉状》;

宝立公司二审诉讼代理人《代理词》;

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开庭笔录》;

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5)民一终字第353号】;

宝立公司《再审申请书》。

委托论证的问题:

1、  宝立公司的借款本金数额应当如何确定?

2、  宝立公司偿还的款项属于本金还是利息?

通过委托人提供的上述证据材料,根据《民法通则》、《合同 法》、《民事诉讼法》等法律、法规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经认 真讨论,现发表以下论证意见:

一、宝立公司向王荣涛借款的本金数额不应仅依 王荣涛的主张即认定为17590万元

宝立公司与王荣涛签订的借款协议可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 段为2014年6月1.0日以前双方签订的四百余份借款协议;第二 阶段为2014年6月10日双方签订的《借款协议书》、《情况说明》 以及2014年9月30日至2014年10月21.日双方重新签订的17 份《借款协议书》。根据双方的主张,第二阶段借款协议是对第 一部分借款协议未履行部分的重新确认。但事实上,第一阶段借 款协议中王荣涛实际支付的金额为13638.05万元,而第二阶段 借款协议中确认的借款总额为17590万元,二者并不一致。在本 案审理中,王荣涛主张借款本金为17590万元,而宝立公司主张 借款本金为13638.05万元。

(一)本案不应仅根据案涉《借款协议书》即对争议借 款本金数额予以认定

王荣涛主张借款本金为17590万元,其提供的主要证据包括: 2014年6月H)日《借款协议书》、《情况说明》、2014年9月30 日至2014年10月21日的17份《借款协议书》,以及宝立公司 出具的17590万元的《收款收据》和转账支票。

借款协议为借款合同双方当事人关于彼此权利义务的初始 约定,其中载明的借款数额与实际发生的借款数额可能并不一致。 本案中宝立公司举证主张案涉《借款协议书》记载的借款本金数 额为17590万元。因此,应当结合其他证据,尤其是实际发生的 借款数额支付凭证,来认定双方当事人之间的借款本金数额。

前述证据中,《借款协议书》和《情况说明》均不能证明王 荣涛实际支付给宝立公司的款项;《收款收据》的出具日期与宝 立公司实际收到款项的日期不符,只能视为宝立公司出具时对 17590万元本金的认可;宝立公司出具的转账支票未能实际兑付, 亦仅能视为宝立公司出具时对17590万元本金的认可。

但是,一方面,以上证据均不能证明王荣涛实际支付给宝立 公司相应款项;另一方面,宝立公司主张以上协议签订和凭证出 具均为协助王荣涛办理抵押事宜,并非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 示,同时提供了相应的证据予以证实。

因此,王荣涛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宝立公司向其借款的本 金数额为17590万元。

根据证明责任分配规则,王荣涛虽提供了《借款协议书》、《情 况说明》、《收款收据》等证据,但宝立公司提供了 一系列反驳证

据   证明原告的证据根本无法证明其借款本金为17950万元。

对借款本金数额多少,原被告各自提供了证明目的相反的证据, 原告的证据无法证明17950万元巨额款项分多少笔,从什么渠道 转给报告,其证据的证明力小于被告提出的反证的证明力,即被 告反驳证据的证明力大于原告证据的证明力。

我们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 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108条的规定:“对负有举证证明责 任的当事人提供的证据,人民法院经审查并结合相关事实,确信待证事实的存在具有高度可能性的,应当认定该事实存在。” “对 一方当事人为反驳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所主张的事实而 提供的证据,人民法院经审查并结合相关事实,认为待证事实真 伪不明的,应当认定该事实不存在。”

因此本案认定讼争借款17950万元可谓严重失实。

(二)本案应根据王荣涛实际支付的款项来认定讼争的借 款本金数额

本案中宝立公司与王荣涛签订四百余份借款协议,但其中王 荣涛实际付款的仅35份,且其中存在预先从本金中扣除利息、 将利息作为本金计算、复利等导致实际支付的借款数额与合同记 载数额和原告的主张一致的情形,原告的主张不成立。其他未实 际付款的借款协议,内容均为将原有借款协议中宝立公司未偿还 的本息重新确定为本金并重新计息,实为法律禁止的“利滚利”。

《合同法》第二百条规定:“借款的利息不得预先在本金中 扣除。利息预先在本金中扣除的,应当按照实际借款数额返还借 款并计算利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 若干意见》第7条规定:“出借人不得将利息计入本金谋取高利。 审理中发现债权人将利息计入本金计算复利的,其利率超出第六 条规定的限度时,超出部分的利息不予保护。”

据此,应当根据王荣涛实际向宝立公司支付的款项认定借款 本金数额,王荣涛80次向宝立公司打款,而宝立公司主张实际 收到的金额共计11768.87万元。且根据宝立公司与王荣涛于 2007年初签订的《投资结算协议》时,宝立公司以支票形式向 王荣涛支付1869. 18万元结算款,王荣涛收到支票后直接退回给 宝立公司作为借款本金。

均使论证专家感到原审判决认定宝立公司向王荣涛借款的 本金数额为17590万元,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应予纠 正。

二、宝立公司向王荣涛偿还的款项已完全够其清偿 借款本息

(一)本案借款计息标准应为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四倍


宝立公司与王荣涛之间的借款协议约定,以月息4%为标准计 算确定借款利息。该关于利率的约定,显然超出了中国人民银行 同期贷款利率的四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 件的若干意见》第6条规定:“民间借贷的利率可以适当高于银 行的利率,各地人民法院可根据本地区的实际情况具体掌握,但 最高不得超过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包含利率本数)。超出 此限度的,超出部分的利息不予保护。”因此,本案中的借款利 息应以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四倍为标准计算确定。

(二)宝立公司向王荣涛偿还的数额已够清偿借款本息 截止至2016年5月31.日,宝立公司主张业已向王荣涛偿还 共计26593. 2万元。根据本案中王荣涛向宝立公司支付借款的时 间和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四倍的计息标准,以及宝立公司 向王荣涛偿还款项的支付时间分别计算,宝立公司主张其已于 2013年5月14日全部清偿所欠王荣涛的借款本金13638. 05万元 和利息4676. 55万元,并主张多支付给王荣涛8278. 60万元。

对案涉多支付的款项,宝立公司自有权依法请求王荣涛予以 返还。

(三)案涉《借款协议书》、《情况说明》和17份《借款 协议书》部分无效而不受法律保护

201.4年6月10日宝立公司与王荣涛签订的《借款协议书》、 《情况说明》、2014年9月30日至201.4年10月21日的宝立公 司与王荣涛签订的17份《借款协议书》,其内容正是对宝立公司 实际上已经清偿完毕的借款本金和以前借款所计超过中国人民 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四倍的利息重新确认为本金并计息。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 第6条规定,“民间借贷的利率可以适当高于银行的利率,各地 人民法院可根据本地区的实际情况具体掌握,但最高不得超过银 行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包含利率本数)。超出此限度的,超出 部分的利息不予保护”;其第7条规定“出借人不得将利息计入 本金谋取高利。审理中发现债权人将利息计入本金计算复利的, 其利率超出第六条规定的限度时,超出部分的利息不予保护”。 案涉合同所记载的借款数额中计算的单利和“将利息计入本 金计算复利”而“超过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的部分,自不 受法律保护,依法可以认为其只能属于部分无效的民事法律行为

(四)原审判决认定宝立公司所偿还的款项均属予借款利 息显属严重错误

原审判决认定宝立公司向王荣涛支付的款项全部属于借款 利息,称“本院无法认定其在2012年中旬以后的还款数额,…… 可以认为此期间的还款系双方当事人在诉讼之前已经完成的自 愿偿还利息的行为,一审法院对此不予处理并无不当”,显然属 于认定事实不清。

一方面,即使认可2014年6月1.0日宝立公司与王荣涛签订 的《借款协议书》的效力,根据双方的主张和《情况说明》,亦 可确定该《借款协议书》所载借款本金系由双方从2008年至合 同签订期间未结存款本息转化而来,因此,前期双方借款合同的 履行情况对认定宝立公司与王荣涛之间现在的借款数额非常重 要;另一方面,根据双方当事人提供的证据,应当就双方借款合 同的履行情况进行对账,从而确定实际借款数额和已还款数额, 事实上这也正是宝立公司的主张。而原审法院“不予处理”,直 接认定宝立公司偿还的款项全部属于借款利息,自属于认定事实 不清,应予纠正。

综上所述,论证专家一致认为:《王荣涛与辽宁宝立房产开发 有限责任公司民间借贷纠纷》一案,原审判决认定宝立公司向王荣涛借款的本金数额为17590万元、宝立公司向王荣涛偿还的款项全部属于借款利息,属于事实认定错误,且法律适用不当。

将借款利息转为本金重新计息的合同属于以复利计息,对所 计利息超出法定借款利息范围的部分,依法自不应予以保护;法 院应当在对王荣涛实际向宝立公司支付的款项和宝立公司实际 偿还给王荣涛的款项进行查明的基础上,认定双方借款本金数额 以及借款本息偿还情况。

由此应当认为:案涉双方于2014年6月10日签订的《借款 协议书》、《情况说明》以及2014年9月30日至2014年10月 21日签订的17份《借款协议书》所记载的,实际上业已清偿完毕的借款本金和以前借款所计单利和复利中,超过中国人民银行 同期贷款利率四倍的部分,不受法律保护,故双方讼争的借款合 同只能被认定为部分无效的民事法律行为。所以,宝立公司还有 权请求王荣涛返还其多支付的款项。

以上意见,仅供有关部门在审理本案时参考。

论证专家签名:

江平
杨立新
崔建远
邱星美
李显东
2016年8月28日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责任编辑:ad21